裁判背负历史枷锁艰精密输液器难前行 失实报道让宋文峰很受伤

压力表 星徽1号 评论

扫黑风暴下的中国足球裁判 扫黑一年来大事记 8月25日,反赌专案组成立 10月16日,前广东雄鹰俱乐部总经理钟国健被警方控制,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拉开帷幕 10月19日,广州足协杨旭涉嫌行贿落案 11月6日,范广鸣成中国足协第一个涉案官员 11月10日,王珀落

  扫黑风暴下的中国足球裁判

  扫黑一年来大事记

  8月25日,反赌专案组成立

  10月16日,前广东雄鹰俱乐部总经理钟国健被警方控制,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拉开帷幕

  10月19日,广州足协杨旭涉嫌行贿落案

  11月6日,范广鸣成中国足协第一个涉案官员  

  11月10日,王珀落网,交代出多名足坛资深人士

  11月25日,公安机关首次披露打假真相,公布16人涉嫌操纵比赛

  中国足球有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先解决公正。

  ——宋文峰

  从南勇、杨一民至谢亚龙,一个个昔日的足协要员沦为阶下之囚,我们身处的这个足球时代越发让人捉摸不透,打假扫黑的风暴就此渐入高潮?还是大幕即将落下?在过去与眼前的时间缝隙之中,答案始终飘忽不定。

  在此背景之下,发生在中国足球身上的一切让人躁动不安。各级联赛仍在每一个周末如期而至,涌动的暗潮上面,浮现出来的是一张张或张狂或愤怒或侥幸或委屈的面孔。看客们的敏感与执法者的理性发生了碰撞,是与非,真和假,变得血肉模糊难以明辨起来。

  现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说过:“足球裁判是一个特殊的帮会,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而依托在中国足球身上的这个“帮会”组织,正经历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煎熬。在张健强、李冬生两位前裁判委员会的负责人,以及陆俊、黄俊杰、周伟新等著名裁判为他们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同时,一个全新的秩序正等着重新被构建。

  于是就有了大批年轻裁判的进入,“嫩哨”成了一个崭新的名词,他们利用洗牌的机会登上了最高级别联赛的殿堂,却也需要在加速的成长中洗脱这个耻辱的标签;

  于是就有了大量新游戏规则的出台,在人们将信将疑的眼神中,“抽签选派”、“裁判打分”、“裁判升降级”等新鲜的制度被创造了出来,“裁判监督”这个消失了十多年的角色,重新回到赛场;

  于是就有了球迷、球员与球队针对裁判的大肆攻击,各种光怪陆离闻所未闻的景象,如一幕幕悲喜剧铺陈开来。

  ……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将目光投向“裁判”这个隐秘的行业。他们掌控着一场比赛的命运,同时,他们自身的命运也被一场比赛掌控。在过去通往未来的漫长隧道之中,中国绿茵场上的黑衣法官们背负着沉重的历史枷锁,面对着辱骂,面对着攻击,面对着一轮又一轮的争议,艰难前行。

  样本

  1

  宋文峰:看比赛录像看到失眠

  “我做这一行是门当户对。”宋文峰笑着说。他是广州体育学院的一名老师,足球、篮球他都教。利用业余时间他考取了裁判资格证书,2004年开始,他成为了一名足球裁判,2008年开始执法中超。当他的事业处于上升期的时候,扫黑风暴骤然而至。

  “压力很大。”宋文峰摇着头,“最近关于裁判的负面新闻很多,经过了打假扫黑,裁判的公信力下降了不少。”

  万人齐骂不好受,失实报道更让人受伤

  见到宋文峰是在河北香河的裁判日纪念活动上,足协组织裁判代表与媒体面对面交流,宋文峰就是其中的代表,他带着本和笔,态度相当认真。见到来自家乡的媒体,宋文峰格外高兴,由于区域回避原则,他从来没有执法过广州球队的比赛,加上裁判行业的特殊性,之前与媒体的交流更是寥寥无几。每一次都是“客场”作战,这让许多裁判缺乏安全感。

  足协的这一举动可谓精心设计,就在裁判日前几天,宋文峰的判罚引发了广泛争议。8月29日,上海申花主场与大连实德的比赛中,他担任主裁,两名助理裁判是穆宇欣和李东楠。比赛充满了火药味,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双方球员纠缠在了一起,宋文峰先后7次掏出黄牌。看台上传来了阵阵骂声,有球员找他理论,大连队的助理教练甚至冲进了球场,指着他破口大骂。

  “被万人齐骂的滋味不好受。”宋文峰说,“其实我给大连队出示的6张黄牌都是他们必须得的,有些球员不择手段,拖延时间,小动作很多。”

  有媒体如此描述那场比赛:“看到宋文峰拙劣的表现,现场的上海球迷异常愤慨,场上‘黑哨’、‘裁判傻×’的叫骂声此起彼伏。不仅如此,实德球员也对他相当不满,在他吹响终场哨时,王选宏突然冲向场地中间,冲着裁判怒吼……能够将主队与客队一并得罪,宋文峰的执法水平可见一斑。”

  这样的报道给宋文峰的执法能力下了结论,也让他有口难言。“有些报道是不准确的,当时大连队的守门员找14号(王选宏)给球,他却往边上走,守门员骂了他,比赛结束的时候14号来找他实施报复,媒体却说成是球员准备袭击裁判。”宋文峰说,失实的报道让自己很受伤。

  坚信公平执法就是最有力的保护伞

  相比之下,跟宋文峰一起执法多场的另一名广州裁判郑炜祥则要惨得多。本赛季中超第三轮上海申花对阵杭州绿城,郑炜祥担任边裁,杭州队员认为对方的进球越位在先但边裁没有举旗,纷纷围住郑炜祥。这被认定为“重大失误”,事后,郑炜祥不但向绿城主帅吴金贵道了歉,还被裁判委员会内部给予停哨处罚。可这仅仅是开始,赛后没多久,绿城球迷就开始在网上对他进行“人肉搜索”,最终,他们找到了郑炜祥的手机号码,并将它公布在球迷论坛和Q Q群里,之后很多球迷纷纷打电话和发短信过去质问。

  这是发生在宋文峰身边的真事,“可想而知,这对他生活的影响有多大。经过打假扫黑之后,认为控制比赛的情况真的没有,这是好的现象,应该得到外界的肯定,球迷需要正确的引导。”宋文峰说。

  利用这个难得的交流机会,宋文峰接受了好几个记者的采访,对方提出很多看似尖锐的问题,他总是有问必答。“本赛季到目前为止,人为控制比赛的情况没有了,这是好的现象。”本职为教师的宋文峰,理论水平很高,“打假扫黑之后,裁判员队伍需要一个更新换代的过程,我们年轻人肯定没有老的经验丰富,判罚的准确性不够,产生了争议,这是需要自身提高的地方。希望媒体能够客观报道,监督裁判。”

  这些年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比赛一结束就找来光盘,晚上在宾馆的房间里复盘,分析自己的对与错。也会上网看关于当场比赛的新闻,搜索是否有关于自己执法的评价。“看到自己失误的地方,影响到了比赛的进程和结果,心里会非常的内疚,有时候看着看着,一个晚上就睡不着了。”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