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小伙寻访中国东山精密股票宝剑之乡 立志拜师学习铸剑

压力表 星徽1号 评论

主持人:财富新观念,创造新财富,欢迎收看财富故事会。大家好,我是王凯,话说2004年深秋,一个不会说一句汉语的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在中国,他要寻找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一件从未见过的东西。他是谁?他想找的东西是什么? 解说:这个外国小伙子中文

  主持人:财富新观念,创造新财富,欢迎收看财富故事会。大家好,我是王凯,话说2004年深秋,一个不会说一句汉语的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在中国,他要寻找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一件从未见过的东西。他是谁?他想找的东西是什么?

  解说:这个外国小伙子中文名叫飞洪,来自挪威南部一个古老的小镇——希恩。 一到上海,没有休息飞洪马不停蹄的赶往龙泉。一路上,看着四周绵延不断的群山,飞洪脑海中不断勾画着龙泉的模样。

  飞洪:然后我想龙泉怎么样,我会想龙泉小小的地方,不是一个城市,车子差不多都没有,就是有牛,在山上面,路差不多没有,电差不多没有。

  解说:龙泉市,浙江省南边的一个小城,四面环山。从城东走到城西,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走个来回。

  主持人:这样一个偏远的小城,究竟有什么吸引着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呢?你瞅我手里,原来他的到来就是因为我手上这把龙泉宝剑。这可是一把货真价实,千锤百炼的好剑。

  飞洪:因为我听到这里刀剑比较好,我还听到,中国的刀剑垃圾最多的是龙泉,但是还有一点最好的东西,这里有一个师傅,打铁的,会做刀剑,好很多。

  解说:到中国去,见识一下真正的龙泉的宝剑,怀着对龙泉宝剑的无限向往,飞洪不顾一切的来到了龙泉,可是看着眼前的景色,飞洪顿时呆了!

  同期:有很多外国人会想,就是中国全部是北京老房子的地方,因为在电视上看到就是这样子的,龙泉那么小的地方还有楼房,比我的城市还大,所以就是中国的城市,中国的小的城市比我自己城市还大。

  解说:飞洪要寻找的打铁师傅名叫周正武:浙江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国际铸剑大师。向路人打听周正武的住处,出乎意料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在龙泉刀剑博物馆里,周正武热情的接待了远道而来的飞洪,给他详细的讲解了铸剑的历史。

  主持人:如愿已尝的买到心爱的宝剑,飞洪满心欢喜的离开了。可是让周正武万万没有想到了的是,第二天刚一开门,飞洪竟然又找上门来了!

  正武:跑过来之后他就跟我聊天,雷霆赛车,聊一些刀剑上面的事情,非常非常多的事情。

  解说:正当周正武猜测飞洪二次拜访的目的究竟何在?飞洪接下来的话让周正武大吃一惊!

  飞洪:我问他一下,他会不会教我一些打铁、打钢、磨钢。

  解说:想也没想,周正武断然拒绝了飞洪的要求。

  正武:这个事情你没法想象,金发碧眼的老外学铸剑,学打铁那有可能吗?我以前根本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因为跟我交流、打交道的老外很多,我这里经常,我这里跟联合国一样的,经常有各个国家的客人到我这里来参观,来购买这些刀剑,但是我以前还没有听说哪个老外说要留在这里学铸剑,我觉得这个太离奇了。

  主持人:“跟联合国一样”,这口气也太大了吧,这龙泉可是我国著名的宝剑之乡,龙泉原名龙渊,因剑而得名。春秋时期铸剑名师欧冶子遍访名山大川后,来此铸成龙渊,泰阿,工布三把名剑。唐代因避李渊高祖的讳,以泉代渊,更名龙泉,从此,龙泉宝剑名扬天下。龙泉就成为了宝剑,名剑的代名词。至今,龙泉的街道两旁仍然是剑铺林立,少说也又上千家。他周正武是何方神圣?也不过40岁,怎么有自信敢说这种话?

  解说:眼前这栋不起眼的三层小楼,就是周正武的工厂,别看房子不大,“正武刀剑”四个字可是响当当的。在龙泉上千家剑铺中,周正武是率先恢复传统刀剑的铸剑师,他制作的刀剑,还完整地保留着古代刀剑的品质,不仅美观像工艺品,而且锋利无比。

  展示:刀剑锋利段落的展示

  周正武:真正的剑,它是有四大特色的,像刚柔相济啊,锋利无比啊、寒光逼人啊、有文饰巧字四大特点。但是到近代,就是民国以后,一直到2000年以前,这四大功能几乎没有一个存在。

  主持人:解说:前些年,由于花纹钢工艺失传,龙泉剑更多是在装饰上做文章,渐渐失去了传统刀剑的往日的锋利和神采!在国际上声名日下!沦为低档刀剑的行列。2002年周正武率先恢复传统工艺,一展龙泉宝剑往日的风华,顿时名声大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刀痴剑谜蜂拥而至。不仅如此,前来拜师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当然,他们想学这门手艺,并不是仅仅因为它有名,关键是因为它值钱。

  解说:像这样一把剑,至少能卖三、四千元,有的甚至卖到数万元。在高手林立,门户众多的龙泉,周正武是年轻辈的剑师。与其他的铸剑师不同,推销刀剑他首先想到了网络。除了日常锻剑外,几乎每天都要上网5个小时。以“欧冶”的网名历任5大刀剑论坛的版主。

  周正武:毕竟有些东西做的再好,如果说没有一个良好的途径去推广,或者你不主动把你自己做的东西放到网络里面,或者拿到一些其他的做宣传的话,即使有人想买你的东西,他找不到你。

  解说:五大刀剑论坛聚集了全世界的刀痴剑谜,每天在网上拆道论招,让年轻的周正武在刀剑界颇有名气。有许多老外都慕名而来,三分之一的刀剑,远销到了美国,日本,韩国等几个国家。因为是纯手工锻造,一把剑的锻造时间至少需要4个月,周正武从年头忙到年尾,还是供不应求,年产值达到了几百万。通过网络,周正武足不出户,把自己的宝剑销往世界各地。

  主持人:怪不得在现在在国内有那么多人想拜周正武为师呢,原来如此。这不,连老外飞洪都找上门来!只不过一开口就吃了周正武的闭门羹。在周正武看来,铸剑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飞洪和很多老外一样都是来玩玩的。好说歹说终于劝走了飞洪,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天一亮,还没等周正武开门,飞洪又来了!

  周正武:他说他想好了,他说如果我能收他的话,我可以提任何的条件,包括他想给我付钱。

  解说:看着眼前这个连一句中文都不会说的洋老外,周正武想了一个妙招!想学铸剑,先把中文学会了!

  飞洪:他可能觉得,我就是一个有钱的老外到中国玩玩,然后就是说说废话。

  解说:两次拜师都吃了个闭门羹,飞洪离开了龙泉。飞洪走后,周正武又开始忙活起了铸剑。一个月后,周正武竟然意外的接到飞洪通过翻译打来的电话。

  正武:他的那个翻译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想好了他想过来学,他问我到底怎么样?

  主持人:想也没想,周正武又一次拒绝了飞洪!剑可是中国最古老的兵器之一,春秋战国且不说,秦始皇一把泰阿剑名闻天下,刘邦起事,也是从剑斩白蛇开始,而其后汉代的皇帝无不佩剑,至于以后的各朝,一把“尚方宝剑”就能够说明剑的重要性。一把剑,尤其是一把好剑,应该是钢柔并济,钢,其利断金,无坚不摧,柔,保证一定的柔韧性,不易断折,甚至可以盘起来围在腰间。剑的精妙和几千年深厚的文化底蕴,哪是一个外国人能够明白的?!

  解说:拒绝了飞洪,周正武早将拜师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一个月后,飞洪竟然又带着翻译找上门来。

  周正武:他说我现在想好了,我就是想过来学刀剑,我先去学一年的中国话,先学好中国话之后,再过来跟你学,他说不能到时候让我学好中国话之后你到时候不收我。

  解说:不同于前两次的断然拒绝,这次周正武竟然意外的满口应下,只要飞洪能学好汉语,他周正武就一定收他为徒!

  周正武:我想想学一年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老外,中国能呆一年吗?那个时候就随便他了。

  主持人:三顾茅庐,拜师学艺,没成想周正武竟然撂下一句狠话,“想学铸剑,先把汉语学会了”。飞洪带着翻译又一次无功而返。飞洪走后,整整四个月都没有消息,正当周正武为自己的妙招吓跑,飞洪暗自庆幸的时候,电话响了。一个外国口音的中文从电话中崩出。

  周正武:他说叫我不要忘了我说过的话,他怕我反悔。

  主持人:接完电话周正武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这个打电话的人是谁?难道是就是被周正武数次拒绝的老外飞洪?可是才短短的4个月,一句中文都不会说的飞洪怎么可能突然就学会了中文?广告之后我们接这聊。

  主持人:欢迎回来,前面说到,周正武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口不算流利但是能听的懂的中文,就是飞洪打来的。“除非你把中文学会”,原来只是周正武打发飞洪的一句话,这飞洪还真有股子拧劲,真就回去学了半年汉语,可是短短的4个月,飞洪又是怎么奇迹般的学会汉语呢?

  解说:“除非你把中文学会”周正武这句话,飞洪却铭记在心。回到上海,他马上就联系了一所大学,成了该大学汉语学院一名留学生。4个月中,飞洪尽心竭力的学习着中文。

  飞洪:我上课的时候说中文,下课时候说中文,我在家里说中文,我和朋友在一起说中文,要去买东西要说中文,上出租车也要说中文。我全部要说中文。

  解说:接完飞洪用中文打来的电话,周正武觉得麻烦大了,看来这个外国人是动了真格了。周正武赶忙赶到上海,决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周正武:我说如果作为他第一个外国人到中国来学艺,他必须要怎么样进行拜师,然后他必须要做哪些事情,我当时跟他说,我厂里的一些杂物、杂事,扫地,什么什么那些最脏、最累活他必须得先干。

  解说:周正武一口气将几十年前拜师学艺的老规矩统统告诉飞洪,希望能吓走这个洋老外,没成想,飞洪想都没想,一口应下!

  飞洪:因为这个也是应该的,挪威也是一样的,徒弟要做最辛苦的事情。

  解说:随后的半年中,飞洪又数次赶到龙泉“拜访”周正武。

  飞洪:我还会回来龙泉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每次回来龙泉的时候,我的中文比较好一点点一点点。

  主持人:看着飞洪操着一口熟练的中文,谈笑风生,周正武的心里愁的是寝食难安,自己当时也就是一句的打发的话,没成想,这个老外竟然当真了。这铸剑行业几千年传内不传外的行规,虽说现在社会发展,观念有所变化,允许外乡人学艺,可那说来说去那还是中国人,收外国人为徒,在龙泉宝剑行那可是史无前例,头一遭啊!那还不得炸锅啊!不收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言即出,岂能反悔?这徒弟是收还是不收呢?这个咱暂且先按下不表,咱先说说这周正武又是怎么想到复原传统工艺,学得这一手绝活呢?

  解说:2001年的时候,周正武刚买完电脑,意外收到了一个网友的邮件。

  周正武:他说他对现在的刀剑非常的失望,他说整个中国现在找不出任何一把好的刀剑,但是他说,他找到一个网站,然后他就把那个网站的地址连接到我这里。

  解说:随手打开,链接的网址,周正武呆了。

  周正武:我发现网站里面几乎每天有人在发帖子在卖龙泉的刀剑,把龙拳骂成那种非常无耻的地步,就是说龙拳做的东西是属于垃圾,你想想龙拳几千年的刀剑历史,到最后竟然被人家骂成垃圾刀剑。

  解说:一句句指责龙泉宝剑的话,赫然停留网页上,周正武顿时觉得面红耳赤,象被人抽了几巴掌。

  周正武:我听到之后对我的刺激真的是非常大的,我感觉到自己作为龙泉刀剑之中的一个人,一个铸剑师,他们虽然没有点到我的名,但是他无疑当中等于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他们打击的就是我们,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在考虑,我说我们再也不能,就这样没落下去。

  解说:网站的评论使周正武触动很大,周正武便开始考虑这门恢复这个传统工艺。每天天不亮就开始打铁炼钢,大半夜还在窝在办公室里研究刀剑书籍。

  周正武:这五年我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我把所有的时间,全部押在刀剑事业上面,几乎每一天,我一年360天我是没有一天是可以离开刀剑生活的,

  主持人:5年的时间,周正武终于琢磨出了传统刀剑工艺的精髓,完整的复员出了第一把传统刀剑,起名“光复”。为了让刀剑文化得以传成发扬广大,周正武开始广授门徒,摒弃传统,凡是喜欢剑,想学习铸剑工艺的外乡人都可以来学,现在他的工场里还有一个来自湖南籍的学徒呢。虽说广授门徒,可是飞洪毕竟是个老外,周正武还是想了又想,飞洪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让周正武甚是喜欢,隐隐动了收徒之心。

  同期:他是老外,我不会英文,我不会英语,他会英语、德语,他会很多地方的语言,而且他在电脑上面也算是一个高手,他可以用他的外语一些基础,还有电脑上面的一些,就是他可以做非常好的推广,当时我也隐约有这种感觉,我说这老外来了之后,可能对我这方面会有一些帮助。

  主持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得天独厚的语言优势,熟练的网络操作技巧,看来这个徒弟非同一般。仔细权衡后周正武决定收下这个洋徒弟!听到周正武答应,飞洪是甭提多高兴了,当即飞奔到了龙泉,和师父认真商量了拜师的规矩,看着飞洪的这股子认真劲,周正武自己也有些踏实了,看来这个洋徒弟没有收错!不过他可没想到,飞洪离开龙泉后整整一个月,那个5次登门,信誓旦旦要学艺的挪威小伙,却突然没有踪影,音讯全无!难道是这个徒弟后悔了?

  主持人:欢迎回来,前面说道,飞洪的诚意打动周正武,他决定收下这个徒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回到挪威的飞洪却突然没了音讯,周正武松了一口气,不来也罢。

  周正武:我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有听到他给我打电话,我心里在想是不是回去之后又觉得反悔,又不想来了。

  解说:就在周正武认为飞洪后悔放弃的时候,又一次接到了飞洪打来的电话。

  周正武:他说我这两天就过来了。过完年之后,因为我们中国人过年他们知道,这段时间一般不会处理那些事情的,他说等我们过完年他就过来了。

  解说:新年刚过,飞洪带着自己在上海的所有家当,来到了龙泉。2006年3月9日,

  周正武在龙泉的将军庙为飞洪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拜师仪式。

  周正武:一个想让大家知道,我现在已经正式收他了,正式收了之后,不可能又把人家打发回去,第二个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也尽可能宣传一下我们自己。

  隔断:拜师仪式的展示

  主持人:做为宝剑行里的第一个洋弟子,周正武以中国最传统的方式,举行了我们前面看到的拜师仪式。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徒弟一入门,周正武就介绍了剑的玄机。

  解说:仔细品赏这把剑,不难发现剑身赏隐隐有一些纹路,或浓或淡,或粗或细,盘旋曲折但是又流动顺畅,从剑首均匀的延伸的到剑锋。其实每把剑都有花纹。而且纹路都不一样,又的顺畅平滑,像山涧的流水,又的随意伸展开来,像天上的浮云,也有的一团团的随意散布,夹在一些直的纹理中,象是木头的纹路这就是“花文钢”。

  主持人:这剑上的花纹,并不是为了美观,这些花纹都是反复锻打出来的,咱们平时所说的千锤百炼,就是从这里来的。这一把剑的剑身厚度大约0。6厘米,就是用5根大约一厘米厚的钢棒,反复锻打,反复折叠到32768层而得到的,但是在剑身上看来,有的花纹已经成了似有似无的一道线,看不出原来的厚度了。我手中的这个钢铁块,就是我们记者从周正武的锻打间带回来的,才锻打折叠到1024层,不仔细观察,肉眼已经很难分辨出锻打的层数,这仅仅是锻打层数的三十二分之一。

  周正武:刚柔相济,它指的是一个刀剑是要有一种复合型的做法,就是它不是一种钢做出来的。它是靠硬的钢跟软的钢两种复合,它才能达到刚柔相济的那么一个效果。

  解说:其实这打铁的过程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一道工序是淬火,制作宝剑最终宝剑锋利与否,取决于最终的淬火过程。在淬火中,需要掌控剑加热的温度,水的温度,乃至需要合适的气候。如果经验不足,一把辛辛苦苦打造的宝剑,放进水里,骤然断成两截,也就完全成了废品!

  解说:在淬火之后,宝剑的锋芒初露,在经过粗磨和细磨两道工序,剑身寒光显现,刃上隐隐流动着青蓝的寒光,龙泉宝剑的剑身才能制作完成。

  周正武:当时传统里面有一句叫寒光逼人,以前的剑根本没有什么寒光,现在的剑拿出来那种,我们称它为秋水,秋水寒光,就是说这种光才是真正剑上面特有的寒光,剑体发黑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自从跟周正武学习了铸剑,飞洪才深刻的感受到,这看似简单的打铁铸剑,背后竟然蕴涵着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飞洪的眼里,这些东西好象自己一辈子都学不完。看着师父为教自己学剑煞费苦心,飞洪心中十分感激,无以回报。可是突然有一天,飞洪发现原来自己也有大显神通的一天。

  解说:2006年的一天,飞洪正为一个铸剑的工艺,去刀剑博物馆找周正武请教,看见师傅正和几个外国人费劲的比划着。

  妻子:有些客户说话,我们一点不懂,客户怎么讲,跟你定做的东西是怎么样的,尺寸怎么样。

  解说:看着师父急的一头大汗,飞洪赶忙走到师父的面前。

  飞洪:翻译,给客人说一下我们刀剑是怎么做的,里面有什么东西,文化是什么意思,哪一个是元代的,哪是唐代的。

  解说:有了飞洪的帮助,周正武顺利的谈成了这笔生意。随后只要碰到有外国客户,精通5国语言的飞洪就给师父当起了翻译。连站在一旁的翻译都对飞洪刮目相看!

  吴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刀剑的术语,就是那些称法,他们翻译根本就翻不了,他起这个作用,因为他做这个,他从内心里知道某一件事情,某一个东西应该怎么样用英语表达它,所以说老外听的比较明白,翻译听不懂的。

  解说:不仅如此,受翻译的启发,飞洪还利用闲暇时间,制作了两个外文的网站,把产品介绍销售从以前几个国家扩大到了30多个国家。仅北欧市场年利润就达到了一百多万!

  吴总:不仅仅是30%销往国外了,等于反过来了,大部分都是销往国外了。

  副总:飞洪来了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知名度推广,因为他在这里,他的名气不管舆论,舆论越高越好,不管是好的舆论也行、还的舆论也行,反正知名度更提高了。

  解说:因为原来的房东买掉了房子,所以今年飞洪搬家了,从原来一百多平米的房子搬到了现在这个小小的单身公寓里。

  飞洪:没有空调,很热的,所以我一个夏天就是用电风扇,没有空调,所以那时候我觉得比较不爽。

  解说:虽然家很小,也吃不惯中餐,无法于家人团聚,可是在龙泉飞洪却仍然过的简单快乐。

  飞洪:所以我自己的生活,在中国比挪威的生活好很多。我要明年在中国开一个公司,做一个绿卡,然后明年、后年我好像要盖一个房子在龙泉,这是我最大的梦。

  主持人:诚意打动,出身刀剑世家的周正武突破行规收下这个洋徒弟,这在龙泉的刀剑行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两年的磨合,在情感上,他们彼此接受。但是感情归感情,在刀剑制作技艺上,周正武可一点也不马虎,毕竟是刀剑铸造技术是国家的遗产,并不是私人的事情。幸运的是他们两人寻找到共同点,共同做大了刀剑市场,让中国刀剑文化更好的走向了世界。 (来源:中央电视台财富故事会)

(责任编辑:梅智敏)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