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冥婚精密轴承背后的5条人命

天平 星徽3号 评论

前言 狱内7年,在我听见的所有故事之中,最为震撼的是一起杀人贩尸案件。 这是一个男人杀了自己的女儿卖尸、女人杀人后再自杀的故事,而造成这场悲剧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陕北地区一种荒诞且根深蒂固的迷信风俗——冥婚。 故事是一位陕北籍狱友讲给大家的。

前言 狱内7年,在我听见的所有故事之中,最为震撼的是一起杀人贩尸案件。 这是一个男人杀了自己的女儿卖尸、女人杀人后再自杀的故事,而造成这场悲剧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陕北地区一种荒诞且根深蒂固的迷信风俗——冥婚。 故事是一位陕北籍狱友讲给大家的。他说那几年,在陕北榆林的监狱里,这个故事一度延伸出很多版本。当然,所有版本的起源,皆是来自于一名先天智力障碍囚犯的刑事判决书。

1

2004年,狱友在陕北榆林第一次服刑,所在的监舍分下一名犯人叫辛德才。那一年,辛德才和丈人、妻子共同制造了一起特大杀人贩尸案,遂因故意杀人罪获刑3年。

之所以获此轻判,判决书上解释:首先,由于辛德才是智力障碍,被认定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其次,辛德才在案件中起次要作用,被法院认定为从犯。

而辛德才所牵涉的杀人贩尸案,在那份被多次传阅、厚达十几页纸的判决书里描述得很清楚。当然也不乏劳改之余,犯人们对辛德才的逼问。

一切都得从辛德才当上门女婿时说起。

辛德才的家在榆林辛家沟,父亲死于矿难,母亲改嫁他乡,从小被二叔带养长大。19岁那年,二叔举家搬迁,将他入赘给丁家畔村民丁家忠做女婿。

丁家忠在府谷县的一个大枣基地当护林员,他早年在枣林捡到一名女婴,将其带在身边抚养,后来因自己搞大了养女的肚子,便把辛德才招为女婿遮掩家丑,三人一起,住在枣林边的一间石屋里。

很快,丁家忠的侄子丁大宝来石屋造访,极力劝说丁家忠继续干老本行——贩卖尸体。

多年来,由于榆林地区煤炭行业兴旺,每年都有一批在矿难中殒命的未婚青年。家属领到赔偿款后,便会为他们操办隆重的“冥婚”仪式。买卖女尸的地下产业随即兴起。

早在1999年,丁家忠就因盗窃两具女尸,入狱服刑了两年。而彼时,丁大宝手上又来了一单大买卖,便来找丁家忠帮忙。

买家是府谷县的一个煤老板,自己的一对15岁双胞胎儿子在车祸中丧命,煤老板希望出高价买两具年轻、新鲜的女尸给两个儿子配冥婚。这单生意被丁大宝拦在手里,并且他预先收取了煤老板的5千元定金。

钱收到了,但尸源难寻,丁大宝便来找丁家忠寻求帮助。经不住侄子的劝说,丁家忠决定以招工为由骗杀智障女。

两人去了清涧县的高家沟,专门招聘智障残疾的女工。谎称工厂开出的工资有一部分是公益救济基金,另外一部分是计件工资,一旦入职成功,家属当天就可以领到200元的工资预付款。但是工厂唯一的要求就是:工厂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半年之内家属不得探亲。

高家沟村民高明正的妻子和女儿均为先天智障,在丁家叔侄的劝说下,帮妻女办理了入职。

两名智障女随即被带到枣林的石屋内,丁家忠将两碗混了农药的面条让辛德才端给她们吃下。两位女性服毒死亡之后,尸体当晚被运到府谷县。

交付的时候,煤老板提出,其中一具尸体的年龄偏大,和死去的儿子并不相配。煤老板限他们两天之内弄到合适的尸体,不然会两倍收回丁大宝已经收取的定金。

当天晚上,丁大宝离开石屋。

2

丁大宝是吴堡县丁家畔有名的地痞,吃喝嫖赌,四处欠债。

他和妻子李红英育有一名5岁的女儿丁兰。丁兰出生后,就被查出患有唐氏综合症,并伴有先天心脏病。医生告诉丁大宝,孩子活不过10岁。自此,丁大宝变本加厉,常常无故殴打妻女,夜不归宿。

那日回到家中,丁大宝一反常态,给女儿丁兰买了一罐八宝粥和两瓶娃哈哈,还专门将妻子李红英支开,然后把这些饮品喂给女儿。

等李红英返回家中之后,见丈夫丁大宝和丁兰并不在屋内,她预感不妙,随即追去枣林的石屋寻找。

等李红英在石屋内找到女儿时,丁兰早已嘴唇乌紫、身体僵硬。李红英这才明白,丈夫给女儿喂了毒,正准备贩尸谋利。

李红英抱着丁兰的尸体,坐在床上低声啜泣起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畜生,这是你的骨肉,你怎么狠得下心……”

辛德才当时就站在李红英身边,在听了好一段时间的唾骂和哭泣之后,他看见丁大宝解下自己的皮带,气势汹汹地朝床边走过来。

然后,就见丁大宝一边抽打李红英的背部,一边咒骂:“你骂我是畜生,你生出来的憨女儿能养的活吗?能养的活吗?”

李红英穿着白色的衬衫,背部很快就印出来几条刺眼的血痕。可李红英一直面无表情,似乎早已对疼痛麻木了。

随即发生的事情,则令辛德才更加惊恐万分。

随即发生的事情,则令辛德才更加惊恐万分。

随即发生的事情,则令辛德才更加惊恐万分。

当时,屋内有两张床铺,一张竹床,一张罩着蚊幔的大床。李红英是在大床上被丁大宝抽打的,丁大宝打了好一会儿,李红英慢慢站起身朝竹床走去,丁大宝就跟在她的身后继续抽打。两张床铺距离六七米,等李红英走到竹床边上的时候,丁大宝似乎累了,扶着床直喘粗气。

竹床的旁边放着一张木凳,上面有一些被敲碎的核桃壳和一柄木锤。辛德才眼见着李红英弯下腰,举起那把木柄锤子,忽然就转身朝丁大宝头上打过去。

丁家忠和辛德才几次想上前制止,都被李红英举着锤子吓退了回去。直到丁大宝的面部血肉模糊,一动不动,李红英才放下手中的锤子。

丁家忠见状,拿了500元现金叫李红英赶紧逃跑,然后和辛德才一起,把丁大宝的尸体藏进了菜窖。

根据判决书里的描述,丁家忠之所以放李红英跑,首先是为了独吞卖给煤老板两具尸体的钱,更何况,万一报了警,先前骗杀两位智障女的事情也就暴露了。

3

处理完丁大宝的尸体之后,第二日,丁家忠带着辛德才把两具尸体运去府谷县。

两具尸体,一具是高家沟村民高明正的女儿,另一具是李红英的女儿。丁家忠以4万元的价格交付给了煤老板,先前谈好的总价是5万,但是丁大宝事先收取了5千元定金,加上高明正女儿的尸体死亡时间偏长,面部已长了大量尸斑,煤老板又扣掉了5千元。

回到枣林的石屋,丁家忠嘱咐养女丁颖把藏匿在厕所里的另一具女尸(高明正的妻子)身上的衣物褪尽。然后,他和辛德才将石屋里一个一米多高的水缸抬出,他们三人一起把女尸安置在水缸内。

然后,丁家忠又把菜窖填成一口竖井,丁大宝的尸体就此掩埋其中。他们将藏了女尸的水缸埋在竖井里,为了防止尸体腐烂,丁家忠还专门买回来两桶工业甲醛,兑水之后全部倒在水缸内,再用木板和塑料薄膜封了起来。

半个月后,这具尸体被丁家忠以8800元的价格卖出,买家是榆阳区一对失独夫妻。

三具尸体出手后,丁家忠并没有就此收手。他谎称自己是纸箱厂的老板,继续去周边的县乡招智障女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