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中国系列:毛压缩空气精密过滤器泽东莫斯科之行所承受的精神折磨(2)

输液管 星徽2号 评论

【字号 】留言论坛手机点评纠错 开始访问莫斯科时,毛泽东没有带“谈判专家”周恩来同行。与斯大林的多日僵持,桦树林里的无奈等待,令毛泽东承受着从未经历过的另外一种精神折磨。在此情形下,他特地电召周恩来前来,由周恩来具体负责谈判…… 专列开向莫

【字号 】    留言  论坛    手机点评  纠错

开始访问莫斯科时,毛泽东没有带“谈判专家”周恩来同行。与斯大林的多日僵持,桦树林里的无奈等待,令毛泽东承受着从未经历过的另外一种精神折磨。在此情形下,他特地电召周恩来前来,由周恩来具体负责谈判……


  专列开向莫斯科

  “一边倒”——意味着与苏联结盟,与西方对抗。

  从此,毛泽东与斯大林、中共新政权与苏联,便以前所未有的亲密,呈现在世人面前。《时代》乃至当年绝大多数西方媒体,都不再怀疑彼此之间的差异。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时代》甚至以《莫斯科-北京轴心》为题,报道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之间颇为特殊的红色关系:

  当红色浪潮吞没中国大陆后,从华盛顿到新德里的所有非共产国家的首都,都面临着一个迫切问题:它们是否承认中共呢?

  众所周知,英国倾向于承认,坦率而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想保护其在中国巨大的贸易利益,美国与中国的相关贸易一直不大,这里主张承认的人,基于更多的特殊原因。他们中的大多数,其立场基于两个假设:一,中共忙于处理各种问题,似乎还不会很快实施在亚洲的扩张政策;二,红色中国的领袖毛泽东,有可能成为一位亚洲的铁托。主要在国务院的一些人,仍试图设想一项美国的亚洲政策,围绕是否承认展开争论,中共应该得到官方承认为中国的统治者,以得到美国固定援助,而促其疏远莫斯科。

  上周,伦敦敏锐的经济学家分析这一争论所基于的假设,认为它们绝对是不牢靠的。该经济学家的分析提出警告,红色中国代表着针对西方的一种明确而现实的危险。

  “谈及中国的铁托主义的期望,一般来说,要假设俄罗斯对所有卫星国一视同仁,而没有各自独立差别。有迹象表明,它们将愿意以更松散的附加方式来接纳中国,而不必要求与欧洲卫星国的关系一样。由于中国广袤而遥远,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已拥有远比二十年前规模大得多的军队和版图……将把中国看作与其他所有非俄罗斯共产党国家不一样的一种类型。”

  “莫斯科与北京之间可能会有矛盾……但在目前,尚无离经叛道的迹象,莫斯科-北京轴心的状况,看上去如当年柏林-罗马轴心一样运转。”

  (《时代》,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时代》发表该篇报道,赶上了一个适当时机——就在三天之前,十二月十六日,毛泽东率团抵达莫斯科,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出国访问。斯大林与毛泽东,两位令世界瞩目的红色领袖,终于第一次握手克里姆林宫了。

  十天之后,十二月二十六日(巧的是,这天正是毛泽东的五十六岁生日),《时代》以《莫斯科会谈》报道了毛泽东的此次莫斯科之行:

  上周,刚刚成为四亿五千万中国人主宰的一位农民,与早已就是两亿俄国人主宰的一位农民,在克里姆林宫见面了。

  红色中国的胖胖的毛泽东,长途旅行从北京来到莫斯科,向约瑟夫•斯大林表示效忠。一个苏联外交使团在满洲边界迎接毛,安排他坐上横跨西伯利亚的火车,全程陪同他前往莫斯科(历时十天,约三千五百英里),行程如此遥远,此为毛的第一次出国之行。

  与毛同行的是他的长期伙伴、曾在莫斯科的东方劳动者大学(另简称为“劳动大学”——译注)留学过的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在莫斯科的雅罗斯拉夫斯基(Yaroslav)车站,两位中国客人,受到最隆重的欢迎外国领导人的礼遇,莫斯科卫戍区部队派出仪仗队,三名政治局巨头到场迎接:副总理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布尔加宁——以及外长维辛斯基、副外长葛洛米柯。

  毛深为受到的欢迎而感动:“许多年来,苏联人民和苏联政府不断支援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最重要的目标是巩固世界和平阵线,巩固中苏……之间的良好的睦邻关系。”(译注:毛泽东的原文为:“在差不多三十年的时间里,苏联人民和苏联政府又曾援助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目前的重要任务,是巩固以苏联为首的世界和平阵线,反对战争挑拨者,巩固中苏两大国家的邦交,和发展中苏人民的友谊。”见《抵达莫斯科时在车站的演说》,《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册,一八九页)

  在克里姆林宫,毛还向斯大林七十岁诞辰祝寿。国民党方面有消息称,他带去了十五车的礼品,包括从北京故宫和博物馆里找到的珍品和历史文物。不过,两个领袖无疑另有更重要的业务相互交换,他们似乎会签订关于友好、结盟、贸易的条约,对东亚脆弱的非共产党世界再施以新的一击。

  密切关注着莫斯科—北京联盟的进展的一些西方观察家,已用大量时间在分析毛是否会成为另一个铁托,并与莫斯科决裂;如今,他们只能分析莫斯科会谈的后果了。

  上周,所有西方人可以确定的是,统治着几乎占世界四分之一面积、四分之一人口的这两位健在的、最成功的共产主义者,已经会面,而且两人都咒骂西方敌人。对目前这个时代来说,知道此点,足矣。(《时代》,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翻开当年报刊,无论美国的或者中国的,对毛泽东与斯大林的这次历史性会面的关注,其侧重点无不在于两位共产党领袖的亲密携手,将对整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这一点,在情理之中,谁都不会有所怀疑。

  可是,当时的人们哪里会想到,在所有经北京和莫斯科发表的关于毛泽东苏联访问的公开报道背后,在那些热情洋溢、友好甜蜜的言语的背后,毛泽东的莫斯科之行,其实从始至终并不顺利,并为未来的中苏冲突埋下了伏笔。

(责任编辑:吴皓)

  第一公民梁启超:命与力相持

  第一公民梁启超:命与力相持

吴晗从未替彭德怀说好话 毛泽东误会《海瑞罢官》了?

  1979年邓小平访美历险记

  1979年邓小平访美历险记

梅汝璈东京审判时的日记:日本战败后是真穷还是装穷?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