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旗菊纹之战:中鸿海精密国输掉甲午战争罪在指挥官

输液管 星徽1号 评论

资料图:甲午海战图。 “甲午”这个词在中国人心中应该是有着特殊地位的,甲午战争,正如国防大学学者范进发所言:“一个最不被中国人看得起的日本蕞尔小国完胜大清朝北洋海军,甲午海战的失败是120年来几代中国海军军人心里一道抹不去的伤痕和耻辱。”战

资料图:甲午海战图。

资料图:甲午海战图。


  “甲午”这个词在中国人心中应该是有着特殊地位的,甲午战争,正如国防大学学者范进发所言:“一个最不被中国人看得起的日本蕞尔小国完胜大清朝北洋海军,甲午海战的失败是120年来几代中国海军军人心里一道抹不去的伤痕和耻辱。”战争的结果呢,从此东亚两大国家的运势截然相反,“中国自此衰极,倭寇自此日盛”。今人回望甲午,并不只是纠结于战争本身,而是因为许多现实的问题因此而起,纠缠百年,透过甲午,我们看到的或许不仅是过去,更多的是未来。

  1896年北洋水师水兵在日本长崎上岸休整时与日本警察民众发生冲突,中国水兵方面有五人死亡、44人受伤、五人失踪(一说为十人死亡)。警察也被打死五人、30人受伤,而长崎市民亦有多人受伤。

  1894年,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朝鲜政府军节节败退,被迫向清朝乞援。1894年7月21日,李鸿章下令大同镇总兵卫汝贵率盛军马步六营,提督马玉昆率毅军二千,分别搭乘“图南”、“海晏”、“镇东”、“普济”、“拱北”、“新裕”、“丰顺”等轮船,由大沽出发,经海路到鸭绿江口大东沟登陆,进驻朝鲜义州和平壤。日本得知清廷出兵朝鲜的消息后,欣喜若狂。

  1894年7月25日(农历甲午年六月二十三日),日本不宣而战,在朝鲜丰岛海面袭击了北洋水师的战舰“济远”、“广乙”,丰岛海战爆发,海战中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的“浪速”舰悍然击沉了清军借来运兵的英国商轮“高升”号,制造了高升号事件。至此日本终于引爆了甲午中日战争。

  中日两国海军在战争期间主要有三场海战,丰岛海战、黄海海战(大东沟海战)和威海卫之战,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黄海海战,黄海海战的失败,使得中国失去了制海权,也决定了战争的结局。

  有分析认为,中日黄海海战中国战败的第一责任人是一线指挥官,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应该说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把战争的失败归结于某一人或几人身上,显然是不客观的。

  某些分析称,甲午海战中日“作战双方的装备技术水平和主战舰艇的实力相当,中国舰艇的战斗力并不比日本的差,应该说中日海军是处于一个数量级的,并没有‘代差’。”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

  人们常说,北洋水师当年亚洲第一,强于日本,如果论舰艇总吨位,此话不假,但是从舰艇质量来看,日本总体上应该说是领先,而且,就是从吨位来看,在决定性的黄海海战中,北洋水师参战舰艇吨位合计32,396吨,日本联合舰队参战舰艇吨位合计40,849吨,中方也在下风。除了中方引以为傲的定远、镇远二舰外,中方其余参战战舰排水量基本落后于日军。图为日本海军请法国设计的三景舰,各配备一门320毫米巨炮,假想敌正是北洋水师的两艘铁甲舰:定远和镇远。

  从武器上来看,双方在黄海海战主要进行的炮战,北洋水师方面虽然有定镇二舰305毫米口径的巨炮,但是火炮射速方面明显低于日方,日方装备的速射炮占据压倒性优势。也就是说,火力方面,中国海军并不占优。图为日军巡洋舰高千穗号。

  从动力和航速来看,北洋水师战舰速度慢于日方是公认的,而机动性差对于海战中排列阵型、抢占有利攻击位至关重要。图为日军吉野号巡洋舰。

  某些分析认为,甲午海战的失败,“无论怎么说,直接参战的各舰管带、总兵、提督都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无论如何,中国海洋权益的丧失,海军指挥官都是第一责任人。”

  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战败后喝鸦片而死。这是日本的绘画作品。日本海军大尉子爵小笠原长生是这样描写丁的:“他是一位具有古代豪杰风度的人物。日清和平破裂之后,在许多战斗中没有像威海卫那样的义战,为何称其为义战呢?因为敌人极尽忠义。其他无论旅顺还是平壤,皇军所到之处立即陷落。然而据守在威海卫内刘公岛的丁汝昌,对日本海军的进攻则进行了英勇的抵抗。竭尽全力之后,最终自杀以救部下,这实在是战则以义战,降则以义降。”

  要分析指挥官是否负有决定性责任,必须从黄海海战的战术上来看,从双方指挥官选择的阵型上看,北洋水师起锚初始阵型是一种双纵队,而选取的接战阵型则是夹缝雁行阵(丁汝昌语),由于执行延误和动力缺陷,最后呈现于一种“人字形”阵势,日方则采取了纵队阵型。有分析认为,北洋水师采用的阵型落后于日方,未战先输一阵,这是不客观的,北洋海军采用的是类似利萨海战中奥地利舰队使用的阵型,以及类似的乱战战法,奥地利海军在利萨海战中却战胜了意大利海军。

  北洋海军的意图是使用乱战冲击战术的横队,是当时世界流行,受海军界推崇的阵型。而日本海军所采的纵队,是根据己方军舰的特点和日本海军的编队能力,同时从能够发挥速射炮的威力出发,选择的一种简单阵型。在战斗发生前,并无法预料和北洋舰队的阵型相比,哪种更为优秀。

  某些分析认为,清军如果在战斗过程中采用“不断转向的机动方式”调整火力,可以使日军不断处于试射的状态,以达到降低日军命中率的目的。应当说,这种设想愿望很好,但是,考虑到北洋水师参战战舰的舰况以及训练程度,想达到这种实战水准,明显脱离现实。图为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打弯的松岛舰120mm炮管。

  因此,从双方舰艇装备来看,开战前六年未补充新舰、舰况不佳的北洋水师是落后于日本联合舰队的。客观来讲,从北洋水师指挥官的临阵选择上看,并无苛责之处。

  那中国输掉甲午战争最大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一场大战,决定了胜负双方的历史走向,甚至决定了两个民族的前程命运。1895年2月11日,日军攻陷刘公岛。

  一八九五年的农历正月二十三日,就在甲午战争的最后一役“刘公岛保卫战”打响前,日本海军司令伊东佑亨给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写了这样一封信,说:“清国海陆二军连战皆北之因,苟使虚心平气以察之,不难立睹其尤。”“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谙通变所由致也。”也就是说,日军的一线指挥官认为,中国输在了“墨守常经,不谙通变”。

  而战后的马关会议上,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对中方代表李鸿章感叹道:“十年前,我在津时与中堂谈及,何至今一无变更,本大臣深以为抱歉。”也就是,日本掌控战争走向的政治首脑认为,中国输在了政治层面的落后,而不是具体哪位“罪人”。

  一文一武两位日本要人对中国这个“老大帝国”的诊断可谓是一阵见血。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