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铁锚流落日本精密轴被刻图案:弹痕仍存 险被造军械

输液管 星徽3号 评论

▲“镇远”主锚卧在日本福田海神社的石台上,锚头被刻上了“不动尊”图案 ,右下方留有海战中的弹痕 摄/法制晚报记者 吴海浪 法制晚报讯(甲午遗证报道组 蒋伊晋) ·引言· 两甲子匆匆过去,历史并未走远,当年日军的“战利品”在日本并不难觅。面对这些“

镇远铁锚流落日本精密轴被刻图案:弹痕仍存 险被造军械

  ▲“镇远”主锚卧在日本福田海神社的石台上,锚头被刻上了“不动尊”图案 ,右下方留有海战中的弹痕 摄/法制晚报记者 吴海浪

  法制晚报讯(甲午遗证报道组 蒋伊晋)

  ·引言·

  两甲子匆匆过去,历史并未走远,当年日军的“战利品”在日本并不难觅。面对这些“甲午遗证”,中国人当如何反思?日本人又当反思什么?

  今天我们反思甲午战争,并不是简单地反思战争胜败,而是为了超越历史、超越战争,是中国人、日本人乃至相邻国家的相处与未来。

  日本冈山县市郊一处偏僻的山岭中,一副本属于海洋的铁锚赫然倒卧在石台上,百年锈迹早已掩盖住它原本的钢铁本色。

  1894年,北洋大臣李鸿章在十多年前花重金从德国购造的“镇远”铁甲舰正式登上甲午战场,多次命中敌舰。但由于清政府整体军力的落后,“镇远”并未逃脱被日军俘获的命运,随后还被日军使用,甚至在退役后充当靶舰,最终解体。舰上的铁锚,也随之流落异国。

  2014年7月1日,《法制晚报》甲午遗证报道组前往日本冈山县吉备津,探访这副遗存在福田海神社的“镇远”主锚。

  当年堂堂北洋海军主力战舰的主锚,现如今却成了一个小神社中的“不动尊”,用来祭祀日本人餐盘中的牛。

  神社奇观 百年铁锚 与神像为伍卧石台

  从吉备津车站出来步行5分钟,记者来到这里唯一的一家餐馆,餐馆的老板告诉记者,“知道山上的福田海神社有个铁锚”,但是他并不清楚这个铁锚来自“镇远”舰。他只告诉记者,那座神社供奉的并非神或人,而是被屠宰的牛。日本人好吃牛肉,他们希望这里每年三月的祭祀可以让那些被吃掉的牛的灵魂升上天界,不要怨恨。

  出了餐馆,沿着一条狭窄得仅够一辆车通行的公路向山上走不到5分钟,就能看到一个写有“牛鼻环冢”的大牌子立在路边,往旁边的小路一拐就能看到这座名叫“福田海”的神社。

  令人吃惊的是,还没进入神社,记者抬头就看到了卧在神社中堂后方一块大石台上面的“镇远”主锚。因为经历上百年的风吹雨打,远远就看到铁锚已经锈迹斑斑,整个表面呈赤红色。在周围青山的映衬下,铁锚上的赤红色显得格外刺眼。

  在铁锚的两侧还分别端坐着两座神像,其中一座神像手捋长须,拿着长枪,模样与中国关公有些相似,而另一座则看似佛教中的十八罗汉。

  记者走进后发现,整个神社中空无一人,记者一行在神社中的“镇远”主锚旁观察讨论了好一会儿,一位中年女士才闻声从神社旁的一间民居向记者走来,她是这里唯一的讲解人员——长谷川悦子。长谷川悦子向记者介绍说,这两座神像分别叫“行之使者”和“理源大师”。

  伤痕累累 弹痕仍存 险遭切割制造军械

  登上放置铁锚的大石台,近距离触摸这个历史超过百年的“镇远”主锚,记者发现,这副铁锚的锚爪上有明显的折裂后修复的痕迹。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说,这是“镇远”在战争中被打坏的。在铁锚的锚头靠右处,也有一个明显的“伤口”,很像弹痕。陈悦告诉记者,这个“伤口”确实为海战中遭炮击造成的。

  靠近铁锚仔细查看,在铁锚的左侧有一个标准的六角星图案,里面依稀可以看到刻有英文字母。经辨认,这个六角星图案就是建造了“镇远”的德国伏尔铿船厂的厂徽,里面的英文字母写的是“改良马丁锚”。在铁锚的上方还刻有“1007”、“380LP”等字母和数字,陈悦告诉记者,“这些编码是铁锚的生产编号。”

  对于“镇远”舰在甲午海战中的表现,陈悦曾在其著作《北洋海军舰船志》中这样描述:“黄海海战中,‘定远’、‘镇远’二舰结为姊妹,互相支援,不稍退避,多次命中敌舰……(1894年9月17日下午)3时30分,‘镇远’305毫米巨炮命中日本旗舰‘松岛’,引发大爆炸,日方死伤近百人,‘松岛’失去战斗力……”

  作为这条巍巍铁甲舰上的主锚,却险些被投入铁炉,成为日本太平洋战争时期打造战争军械的原材料。

  长谷川悦子告诉记者,太平洋战争时期,日本号召全国捐铁制造军械,吉备津当地人决定将这副铁锚也捐出去,无奈怎么也抬不动。于是当地人决定先将锚切割后再捐赠,不过还没切割成功,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追问来历

  日本舰长 赠家乡示战争胜利

  在神社正中央由岩石建成的神台顶部,为何要放一副船锚?长谷川悦子告诉记者,据说是因为船锚的锚冠从正面看去,浑似牛鼻环,所以放在了这座神社之中。

  关于这具铁锚是如何出现在这个神社中,神社里并没有资料记载。但长谷川悦子告诉记者,她从资料中看到过,当年“镇远”舰在大阪解体,一个“福田海”的信徒买下了这副铁锚运到这里,但对于具体是谁购买的,花了多少钱,当时日本人是怎么将这副长4米、宽2米、重达4.5吨的铁锚运到这里来的,长谷川悦子自己也说不清楚。

  对于长谷川悦子关于“镇远”铁锚如何出现在这里的说法,曾进行过考证的陈悦予以否认。“这种说法是不对的,这副铁锚是当时日军‘西京丸’号的舰长送给这里的,因为当时‘镇远’舰被俘后,是由‘西京丸’拖回日本的,通过当时的照片可以看到,在被拖回日本的时候,这副铁锚的锚爪是断的,‘镇远’舰被编入日本舰队的时候使用的锚是日本后来配的,不是这种德国原厂产的。”

  陈悦说,因为“西京丸”的舰长鹿野勇之进为冈山人,这副铁锚正是由他运回家乡送给“福田海”以示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胜利。

  法制晚报讯(甲午遗证报道组 蒋伊晋)  

  被施“墨刑”

  锚头中央  刻有“不动尊”符号  

  长谷川悦子望着“镇远”主锚告诉记者,这里是神社的中心。因为船舶上的铁锚通常都非常重,下面放置铁锚的大石块本身也很重,两个非常重的东西一起“镇在这里”,任何牛鬼蛇神都能镇得住。

  在“福田海”的宣传册上关于这个铁锚的介绍极为简单——“‘镇远’铁锚,‘镇远’是甲午战争中和日军作战的中国(当时称清国)军舰名。现在这副铁锚被封为‘不动尊’,供祭祀所用。”

  在锚头的正中央,刻有一个符号,并被涂成白色。长谷川悦子告诉记者,那就是代表“不动尊”的图案。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中国古代的墨刑——在犯人的脸上或额头上刺字或图案,再染上墨,作为受刑人的标志。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