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变聪明了吗:深圳精密机械加工一般认知能力确实将有所增长

模具 星徽1号 评论

在世界各个地方,人类的IQ测试成绩不断增加。这一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今天的人们是否真的比他们的祖辈更聪明? 在发展中国家,IQ的增加更加迅猛,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和印度。 瑞文推理能力测验1936年由约翰·C·瑞文发明,要求接受测试者识别系列图形之间的

  在世界各个地方,人类的IQ测试成绩不断增加。这一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今天的人们是否真的比他们的祖辈更聪明?

在发展中国家,IQ的增加更加迅猛,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和印度。

在发展中国家,IQ的增加更加迅猛,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和印度。

在发展中国家,IQ的增加更加迅猛,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和印度。

  瑞文推理能力测验1936年由约翰·C·瑞文发明,要求接受测试者识别系列图形之间的逻辑规律。作为一种非语言测试,瑞文被认为受文化影响较小,是比较可靠的常规智力测试方式。相比其他类型的IQ测试,瑞文测试的成绩增长也是最为显著的。

  父母经常评论说他们的孩子比老一辈更聪明。这样说的意图与其说是自我贬低,更多是为了夸耀自己的后代。但《智力》杂志刊登的一项最新研究,用新鲜的证据说明,在很多情况下,这一说法都是正确的。

  研究者们—伦敦国王大学的皮拉·汪古帕拉吉、维纳·库马里和罗宾·莫里斯—并没有邀请任何人参加IQ测试,但他们分析了之前的405项研究。收集了过去64年,全球48个国家超过20万名参与者的IQ测试数据。

  专注于不受语言限制的一种IQ测试《瑞文推理能力测验》(Raven"s Progresssive Matrices),他们发现,自1950年以来,人类平均智商增加了20分。IQ测试的设计保证了平均值永远是100分,因此,这显然是一个重大的跳跃。

  弗林效应

  但IQ的增加分布并不平均。在发展中国家,IQ的增加更加迅猛,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和印度。发达国家的增长则比较不那么突出—比如,数据显示,美国增长很平缓,在英国甚至出现了倒退现象。

  这次新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科学家们早已知晓的一个趋势。1981年,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的哲学家兼心理学家詹姆斯·弗林在翻看美国IQ测试资料时注意到,试题通常25年修改一次,每逢这个时候,编题的人会要求一个小组同时接受新老版试题测试。“我注意到当人们接受旧版试题测试时分数永远比新版要高。”弗林说,这就说明试题变难了。

  这一现象后来被称为弗林效应。但弗林强调说,他并非第一个注意到这个模式的人。

  但是,如果IQ试题变难了,而平均成绩永远是100分,这说明人们的成绩提高了,也就是说他们变聪明了。

  如果今天的美国人接受100年前的IQ测试,弗林说,那么平均成绩将高达130分。反之,如果100年前的美国人接受今天的试题测试,他们的平均分将只有70分,按今天的标准他们属于智力缺陷者。换句话说,人类的IQ在以每10年3分的速度增长。

  不仅对于美国,对于所有出现弗林效应的国家,这都是一个难解之谜。“这实在没有道理,”弗林在一篇论文中说,“以此推断,曾经一度40%的荷兰男人都不具备理解他们最喜欢的国民运动足球的能力?”

  那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很多的理论,但是都没有得到证实。”罗宾·莫里斯说。

  教育变革

  一种解释涉及教育的改变。在多数发达国家,人们在学校受教育的时间变长,教学方式也在进化,不再是简单地死记硬背。教育把人们训练得更善于思考,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假设。

  但是事实上相关证据无法达成一致结论。IQ成绩和学习成绩(比如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成绩)之间并未发现有任何明显联系。

  但是学校也以其他的方式训练孩子们为IQ测试做准备—心理学家阿瑟·简森称之为“考试技巧”。慢慢地学生们习惯了考试的压力,同时掌握了提高成绩的测试技巧。

  最明显的证据来自爱沙尼亚对原始IQ数据的一项研究。心理学家奥勒夫和阿萨·马斯特在检查上世纪30年代和2006年的爱沙尼亚全国智力测试试卷时发现,正确和错误的答案都变多了。因为现在的学生都知道猜错答案并不会受到惩罚。考试技巧的增加可能是20世纪上半叶美国平均IQ增加的一个因素。

  弗林认为IQ的持续增加是因上个世纪社会和教育的巨变所致,这种变化让人们以一种更抽象、科学的方式来思考,而IQ试题测试的正是这种抽象的逻辑能力。他提到了俄罗斯神经学家亚历山大·卢里亚的研究。卢里亚曾专门研究苏联的土著人。“他发现他们的思维方式非常的实际而且直观,”弗林说,“他们不擅长抽象的逻辑思维,无法严肃看待假设问题。”卢里亚向西伯利亚一位部落酋长提出了下面的问题:在常年白雪皑皑的地方,熊是白色的;北极总是在下雪,那么那里的熊是什么颜色?这位酋长回答说,他从来没有见过不是棕色的熊,但如果一位来自北极的诚实的智者告诉他那里的熊是白色的,他也许会相信他。假设、分类、逻辑推演这些科学的研究方式对他来说是如此的陌生。

  “而现在,任何接受正式学校教育的学生,小学毕业,升入中学、大学就意味着他/她一定能够严肃地看待假设问题,”弗林说,“科学就建立在这一基础上。要求你对抽象的东西进行逻辑推理。”

  这一类的思考并非只存在于学校中。

  弗林在谈论“弗林效应”的Ted演讲中指出,1990年时,只有3%的美国人从事需要“认知性技能”的工作—现在这一数字增加到35%,而且这一类工作本身的对智力的要求也远远高于一个世纪前。现代的家庭规模通常较小,孩子们在餐桌上更多接触成人对话。“温室式教育”—促使孩子们在很小的年龄就制定并实现目标—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对于较年长的人,病痛折磨的减少或许同样对测试成绩所有影响。

  在完全工业化之后,弗林效应开始变弱。弗林说,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在一些欧洲国家,比如法国和斯堪迪纳维亚半岛,平均IQ几乎没有变甚至还有稍微的下滑。他承认,欧洲的这种状况有点令人疑惑,但对于IQ值在美国的持续增加他倒有一种解释。“我认为,相比北欧,美社会的经济和环境差异大得多。比如,美国黑人的学校和生活状况大多很糟糕。”

  其他理论

  研究者们还提出了一些其他导致弗林效应的可能原因,有一些非常令人好奇。

  比如阿瑟·简森提出,导致IQ增加的一个原因可能是电灯的普及。他认为,电灯、电视屏幕之类的东西可能刺激了认知能力的发育,正如人造灯光刺激小鸡生长一样。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