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9三十年”独家精密过滤器揭秘:邓小平指示下半场要进3球

模具 星徽2号 评论

55岁的曾雪麟怎么也没想到,一次不合时宜的“输球”会成为事件,会将他的后半生全部搭进去。 当时是1985年5月19日,作为国足主帅,曾雪麟正率领球队征战第13届世界杯外围赛。在打平就可出线的大好形势下,中国队全场28次射门的,最后竟然以1比2不敌射门只

55岁的曾雪麟怎么也没想到,一次不合时宜的“输球”会成为事件,会将他的后半生全部搭进去。

当时是1985年5月19日,作为国足主帅,曾雪麟正率领球队征战第13届世界杯外围赛。在打平就可出线的大好形势下,中国队全场28次射门的,最后竟然以1比2不敌射门只有6次的香港。

这三十年里,当时的场上队员杨朝晖还会屡屡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他说:“最后两分钟,古广明下底传中,那球传得好极了,离球门就两三米那么近了,我却没顶进去。如果我那个球进了就2-2了……如果那个球进了,我们提前20年就进世界杯了。我现在肯定就不在这了,再怎么也是个体委主任什么的,人生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那个球进了,曾雪麟后30年的人生也不会如此煎熬。从终场哨响起,曾雪麟就此开始了永无宁日的日子。

输球后的中国队回到休息室,相顾无言,有些队员还在悲伤的情绪中默默啜泣。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愤怒的球迷才刚刚开始行动起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之外,不肯退去的球迷隔着铁门的缝叫得很凶,“曾雪麟给我出来!”、“你们他妈的真给国家队丢脸!”“枪毙曾雪麟!”、“打倒曾雪麟!”此时,球场外那辆等着接队员的大巴车已被球迷砸烂,约两小时后,足协另派了辆大巴停在只有车辆才能通行的西门,队员们匆匆上车,才得以“逃离”。

根据光明日报社出版的《中国足球百年照片珍藏》不完全记载:与香港队赛后,25辆汽车 (其中多数是外国机构汽车)玻璃被砸坏,车身砸凹;数十个垃圾桶被原地推到;数十辆公交车玻璃受损;一座交通岗亭玻璃被打坏;东四十条地铁站少数玻璃受损。也由此,这场因输球导致的球迷骚乱,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被定格为“5·19事件”。

回到宿舍的曾雪麟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跟队员说:“比赛输了,没关系,大家也别灰心,以后还有这样的比赛呢,这场输球不赖你们,主要赖我。”在杨朝晖印象中,那场比赛后,曾雪麟一夜白了头。

两天之后《体育报》在头版摘录了若干封球迷来信,矛头多半直指主教练,认为其临场调度和指导思想有问题。中央实验话剧院编剧、导演艾长绪在信中写道:“赛球和演电影一样,必须有个好导演,否则光有好演员也不一定能演出好戏来,足球队的教练和导演一样。球已输,难以挽回,但经验教训何在,一定要弄个明白。”

球迷张宏图那时17岁,在工体见证了惨败的他每天放学都会去队员住的宿舍楼看一眼,“门口人都满了,有人提溜着酒瓶子,拎着铁棒子。得有六七百吧,一直在那堵着,让曾雪麟出来给大家个交代”。

曾雪麟不敢出去,也出不去。两天之后,训练局副局长年维泗出面跟球迷代表谈,试图平息愤怒。四天后,国家队对惨败的官方总结见报——《沉痛的教训我队受挫于香港队的原因》:“一、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二、战术单调、技术不精”,“三、临场指挥不力”。5月29日,曾雪麟抽完了房间里的最后一颗烟,出来跟队员说:“大家都收拾收拾,国家队解散了。” 又过2天,5月31日,曾雪麟递交辞职报告,历时780天的“曾家军”时代就此终结。

国家队的“账”是算完了,但曾雪麟的“还债”生涯才刚刚开始,即便他在一周时间做完一辈子的检查也不算。球迷给他寄去刀片、绳子,甚至就连洗澡,老曾都要带着球员当保镖。家里的窗户,不知道被球迷们用石头砸碎了多少次。曾雪麟30年后还在感慨,“我30岁开始当主教练,从天津队到北京青年队到北京队再到国家队,整整26年。 但是 5·19 之后我几乎再也没有当过主教练, 5·19 毁了我的后半生。”

“5 19三十年”独家精密过滤器揭秘:邓小平指示下半场要进3球

当时的国足阵容

香港队主帅郭家明即是曾雪麟的老对头,也是私底下的老朋友。郭家明觉得,老曾受到了严重的不公正待遇。“我感觉下课是很正常的,如果没达到标准而下课,没有问题。可问题是,当时分管足球的是带领排球获得五连冠的袁伟民。我后来看到在媒体看到,袁伟民批评曾雪麟用错战术什么的。我感觉你不是一个足球教练,你可以批评他带队没有出线,这个很正常。但你不能批评他的技战术。虽然你也是教练出身,可是你怎么可以批评足球战术。”

而且在当时,曾雪麟和袁伟民还是邻居。郭家明说:“你(袁伟明)作为领导不能对他的技战术指手画脚,看到那些报道的时候,我当时有些难过。”

在那样的内外交困之下,曾雪麟被定义为中国足球的“千古罪人”。为了逃避伤心之地,1989年他搬到深圳独居,一个人住在30平的房子里,而北京140平大房子一直空着。他说,这辈子两次最悲惨的经历都发生在北京,一次是5·19事件,一次是老伴陈孝彰心肌梗塞去世。

曾雪麟此后长期居住在深圳,做着跟足球不相干的事,10年前接受媒体采访,他称自己为“高级乞丐”。在李辉看来,曾指导是比较注重脸面的,“很多国家队的教练输了球以后,就到个别的球队。老曾总感觉没脸再当教练,有面子问题。但你像戚务生指导,国家队失利以后,人家照样呆着。”

曾雪麟可以离开北京这块伤心之地,但关于5·19的诸多悬疑,尽管时隔多年,很多人还在拷问。为什么国足会输,为什么会在家门口输给香港?

对曾雪麟来说,这种结果或许是命,但对国足所处的大形势来说,输给香港是早晚的事,那一天正好赶上了。李辉在5·19之战中打进中国队唯一进球,他说:“从那之后我才真正懂得,以弱胜强本就是足球的一部分,但以前并不知道。”

李辉并不后悔那次的失败,“重要的不是脚法,而是那时我们的思想认识不行。”他认为香港队实力虽有限,但见识很多,巴西、欧洲的球队常到香港参加比赛。

曾雪麟身为国家队主教练,在人员的选用上并没有绝对权威。他说:“那个时候不是主教练负责制,而是领队负责制,很多事情不是我说了算。有时候领队也做不了主,要问训练局。还有,球队的大小事情也都要通过党支部。”当时,曾雪麟特别想要赵达裕进国家队,打了好几次报告,才成功,“要先经过队里的党支部同意,这个人能不能进,然后再报到训练局,然后上报体委直属办公室下了文才有效,才能到地方上去。如果单纯是你教练想要,地方理都不理你。”

在备战和香港队的比赛前,曾雪麟想要去看中国香港队的比赛,以便对对手更加了解。但上面却拒绝了他的这个请求,理由是要节省外汇。而在5月12日,中国队主场迎战澳门队的时候,香港队主帅郭家明就坐在看台上。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