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标王”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秦池:大起大落后的中庸

光亮管 星徽1号 评论

秦池:大起大落之后的中庸 与当年最辉煌时相比,秦池门前冷清了很多 4月10日,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原县委书记王庆德接受记者采访 点击进入专题 相关新闻: 解放思想 哪些人哪些事不能忘记 本报记者 鲁超国 刘海鹏 实习生 马姗姗 刘晓薇 张月 1995年底,在通

  秦池:大起大落之后的中庸

与当年最辉煌时相比,秦池门前冷清了很多

与当年最辉煌时相比,秦池门前冷清了很多


4月10日,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原县委书记王庆德接受记者采访

4月10日,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原县委书记王庆德接受记者采访


  <<<点击进入专题

  相关新闻:解放思想 哪些人哪些事不能忘记

  本报记者 鲁超国 刘海鹏

  实习生 马姗姗 刘晓薇 张月

  1995年底,在通往京城的大道上,马蹄声疾、尘土飞扬。11月8日,北京的梅地亚会议中心杀气沉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秦池,6666万元!”一声声嘶力竭的高音把会场推向了无比亢奋的高潮;一年之后的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当主持人念到“秦池酒厂”的时候,已如沸水般狂腾的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秦池酒,投标金额为3.212118亿元!” 秦池酒厂,连续两年蝉联中央电视台“标王”。

  冷漠、理性的数字在“标王”桂冠的刺激下,竟蕴含着如此炙热而疯狂的酵母,让所有人的神经膨胀得几乎难以承受……

  1997年1月,当姬长孔兴冲冲地赴北京领“中国企业形象最佳单位”奖的时候,《经济参考报》刊出一条秦池“白酒勾兑”的爆炸性丑闻。追求刺激的各家媒体纷纷转载,如洪水猛兽般将秦池淹没得无影无踪……

  秦池患上“媒体恐惧症”

  岁月如水,冲淡了过去的是是非非。

  有人说,秦池早就倒闭了;有人说,秦池的商标已经被“拍卖”易主了;也有人说,秦池一边舔舐着伤口一边默默地发展……

  4月9日,齐鲁大地沐浴在如油的春雨里。潍坊临朐县秦池路,据说是当年秦池掏钱修的,政府给了一个冠名权,秦池酒厂就在这条路上。酒厂周围有不少秦池酒销售点,生意显得有些冷清。

  “想当年,前来拉酒的车在这条路上排队排了好几百米,那场面……哎呀,别提了。”记者偶碰到的一位附近居民,本来麻木的面相,提起当年的秦池酒厂两眼顿时闪烁出光华,“一个酒厂带动了周围多少相关产业啊,我们这周围的几乎人人有活干,天天忙不过来,造纸箱的,收酒瓶的,搞包装的,我原来就给秦池供应纸箱……那时候这附近的人……不对,应该是整个县都跟着沾了光。”

  “现在的秦池情况如何?”记者问他。

  “现在只能说凑合吧,能养活它自己吧。”看的出来,他比较愿意回忆当年的秦池。

  秦池酒厂门口放着一张桌子,记者向保安说明来意。他拿起电话请示,然后告诉记者:“领导都不在家,都到潍坊参加糖酒会去了。”经过记者一番“劝说”,保安答应让记者去办公楼找办公室问问。

  然而,刚到办公楼门口,保安又追了上来,“领导说了不让进,你们还是走吧。”让记者哭笑不得,“都到门口了,我们问一句,愿意接受采访我们就留,深海捕鱼,不愿意的话我们马上就走,不给你们添麻烦。”保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放行了。

  其实,在去年年底,本报记者董钊曾经前来采访秦池,但是几经迂回之后得到的答复是:“现在集团撤去了先前在媒体上发布的所有广告。我们想先搞发展,再做宣传,不方便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显然,秦池还没有从媒体的“伤害”中走出来,心仍有结。

  “媒体就是厉害啊,一篇报道可以毁掉一个企业。”总裁办公室副主任魏先生感慨至深。他1996年大学毕业后应聘进入秦池酒厂,当时正是秦池正处于顶峰时期,“每个月基本工资四五百,奖金五六百元。”这在90年代中期,已经是“高收入”了,何况是在一个小县城。“后来秦池走了下坡路,奖金是没有了。1998年很多人都离开了秦池,我也迷茫过,那时候秦池陷入了困顿,让人看不到前途。”在经历了秦池的大起大落之后,魏先生对秦池的感情也更深了,“我们现在的一些领导都是老秦池人,都对秦池抱有很深的感情。”

  10年前,秦池的办公楼和厂房时髦、气派,如今已经有些破旧了,“和10年前相比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一职工说。矗立在厂区的几个崭新的蓝白的大罐十分醒目,魏先生说,“这是最近两年我们上的项目,造酒排出来的沼气污染空气,我们用来发电,不仅环保,而且使资源循环利用。”

  “你看见那几间屋子了吗?”魏先生指着厂房外的几件平房,“90年代的时候我们就打算走企业多元化的路子,花了几千万从德国买进的化工设备,在当时绝对是全国特别先进的技术,但是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时候,秦池却陷入了泥潭,“只要有启动资金,完全就可以生产了,太可惜了。”

  厂房上有八个字:立足点滴,酿造真诚。“秦池现在脚踏实地,一点一滴的积累,用真诚去赢得消费者。”秦池经受了大起大落之后,显得沉稳了很多。

  糖酒会疯狂背后的“理性”

  4月9日,潍坊富华大酒店。

  彩旗飘飘,锣鼓喧天。2008年山东省春季糖酒会在潍坊正式开幕,来自省内外的1200多家企业鸢都“掘金”。各地白酒企业在布展上可谓出尽了风头,不少组织了汽车展销队,敲锣打鼓围着会场“游街”,其中,6辆加长林肯车队比较抓人眼球,“孔府家酒”赫然其上。

  潍坊上空“嗡嗡”作响,有的商家租用“滑翔伞”在天上飞来飞去。有意思的是,早在1993年,姬长孔曾经租用了一艘大飞艇,在沈阳闹市区的上空游弋,使“秦池”酒以最快捷的方式和最迅速的速度占领了东北市场。姬长孔是秦池酒厂的销售经理。得三北者成诸侯,20天不到,秦池酒在沈阳已开始为人熟知并热销。姬长孔迅速在媒体上发布“秦池白酒在沈阳脱销”的新闻,并用上了一些极富传奇色彩的字眼:一个山东大汉,怀揣50万元,19天踹开沈阳大门……姬长孔是一个十分善于造势的人,他懂得怎样利用任何现有的社会资源,他懂得怎样吸引大众的目光。时任临朐县县委书记的王庆德说:“大家一直都以为姬长孔是秦池酒厂‘一把手’,其实他是个‘二把手’,是销售经理。他在销售方面的才能确实是无人比拟的。”

  如今的糖酒会,尽管商家们总是挖空心思想出了五花八门的促销宣传方式,但是却没有当年姬长孔那样的“大手笔”了,显然,商家们在白热化的疯狂竞争中,透漏出一种理性。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