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地震中的“范跑精密调压阀跑”、“郭跳跳”、“赵光光”

光亮管 星徽3号 评论

“范跑跑”,即范美忠,北大毕业的高材生,一个在地震中不顾学生,一名第一个跑到操场上的老师,后来更直接说,除非救自己的女儿,即使是他老娘,他也不会选择牺牲。于是,人们称他是一个“真小人”。近传其已被教育部取消教师资格,并被所在学校开除。 “

  “范跑跑”,即范美忠,E乐彩,北大毕业的高材生,一个在地震中不顾学生,一名第一个跑到操场上的老师,后来更直接说,除非救自己的女儿,即使是他老娘,他也不会选择牺牲。于是,人们称他是一个“真小人”。近传其已被教育部取消教师资格,并被所在学校开除。 

  “郭跳跳”,即郭松民,当前大陆知名的时评作家,空军某飞行学院老师,因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和范美忠辩论,情绪激动,一度愤怒离场,并用“无耻”、“畜牲”、“杂种”之类的字眼对范美忠进行了辱骂。于是,人们称他是一个“伪君子”。 

  “赵光光”,即赵坤明,青岛某外国语学校聘任的副校长,由于地震后已在青岛和淄博先后捐了1200元,故在学校组织的为灾区捐款活动中拒绝再捐,被学校辞退。人们对其遭遇甚是同情,说其是被“伪道德”绑架了。 

  到目前,关于范美忠、郭松民、赵坤明的争论,都还处于道德的层面。可是,给他们三个人取出“范跑跑”、“郭跳跳”、“赵光光”的绰号,本身就是不道德的。 

  对于范美忠,舆论开始是一面倒,说可以原谅范美忠,但不能原谅作为老师的范美忠。争论的焦点在于“舍己救人”究竟是教师职业道德的底线,还是教师职业道的至高点。到后来,范美忠成功地将话题转变为“自私自利”可不可以诚实地说出来的问题,很多人一反思,发现自己其实也是“范跑跑”,于是倒旗成为范美忠的支持者。 

  对于郭松民,人们本来是寄予希望的,希望作为时评家能够以理性、智慧来完成道德解说。可郭松民轻敌了,自以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就可以不尊重对手,就可以肆意打断对方的发言,甚至将诸如“畜牲”、“杂种”等不道德的字眼加于对方。后来加上“人肉搜索”的功力,在网上公布了郭松民的收入与捐款情况,于是人们谴责他伪善。 

  人都不是道德的完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不是道德的完人就不可以批判不道德的行为”?显然不是。我们在批评郭松民的同时,如果反省一下,例会惊奇地发现自己实际上也是“郭跳跳”,也应该宽容郭松民。 

  对于赵坤明,被冠以“赵光光”的绰号实际上是很冤枉的,因为他已经捐了款,只是不想“重新”捐一次而已。误会中间,一方面是人们对那些满口爱心却没有行动的人的愤懑,另一方面则揭示了捐款的种种潜规则,如捐款必须给领导面子、捐款也是面子工程等。爱心是无价的,不能用捐的多少和捐的次数来衡量,强制的捐款、重复的捐款不但不能呵护人们的爱心,而且容易激发人们的逆反心理。因此,弄清真相的人们,发现自己都是“赵光光”,所以也就理解他了。 

  范美忠、郭松民、赵坤明都是教育人士,争论的目的也都是为了教育。在终极意义上,教育本身即道德,也正因为如此,学校的教育与实际的社会生活总是有距离的,学校的道德要求要高于社会道德实际。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就坚持教育应该培养“贵族”――高尚的人。现任教育部思想政治教育司司长杨振斌也专门撰文强调“学校是个培养高尚的地方”,在学校形成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将成为一生的基础。因此,作为教育环境一部分的老师,必须十分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即使是真实的想法,也应该出于“培养高尚”而不必言破。于此,如果“范跑跑”被教育部取消教师资格、并被所在学校开除是真实的话,也是容易理解的。 

  地震之后,该做的事情、可做的事情很多,“范跑跑”、“郭跳跳”、“赵光光”本应该是轻如鸿毛的话题,本应该随风而逝。可是,人们,特别是网民居然是那么的感兴趣,所以媒体也就加入炒作,居然让争论愈演愈烈了,这实际上说明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之后,道德重构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人们的价值观或多或少还有混沌的地方,人们还无法轻松面对这类道德话题。因此,与其匆匆结束这场争论,不如将它引向深入。 

  关于道德的争论,最终的目的是确立新的道德标准,这是广义的教育。可是,现代意义的教育就是“指一个人或一群人以道德上可以接受的方式善意地对另一个人或另一群人施加的积极的影响”,也就是说教育的内容必须是积极的,或者说必须是道德的,教育在方式上是合乎道德的,至少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所有的争论都应该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特别是在争论的过程中间,也应该以道德的方式进行,这就要求我们即使面对异端,也要学会宽容、互谅、妥协。(叶雷)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