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深圳东山精密新”势力(图)

电阻 星徽2号 评论

昨日上午9时许,中山六路惠西小食店,连退休员工都被召回来包粽。南都记者 梁炜培 摄 6月11日下午4:00,锦鱼嘴码头。虽然7级强风雷雨天气稍微停歇,白云区金沙洲横沙村的扒仔们还是照常来到珠江边上,为即将参加的龙舟赛加紧练习。今年,横沙龙舟队除了如

昨日上午9时许,中山六路惠西小食店,连退休员工都被召回来包粽。南都记者 梁炜培 摄


  6月11日下午4:00,锦鱼嘴码头。虽然7级强风雷雨天气稍微停歇,白云区金沙洲横沙村的扒仔们还是照常来到珠江边上,为即将参加的龙舟赛加紧练习。今年,横沙龙舟队除了如常参加周边黄岐、漖表等地的龙舟赛外,还报名了广州市国际龙舟邀请赛。龙舟队负责人招祖成说,参加大型赛事能让年轻一辈见见世面,有大赛经验,“主要还是为了激发他们对龙舟传统的热爱。招祖成和横沙村的老人一起,正想方设法激发青年人的龙舟兴趣。其实,在广州市内,不少村里已经有不少自发组成的青年龙舟队。他们打破传统的界限,并跨越地域的限制。他们划龙舟,除了继承龙舟的传统,更多还是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荔湾区石围塘青联龙舟队长老级人物阿聪觉得,如今正处于青年龙舟队的鼎盛期,“全市估计有超过100个的青年队了。”

  横沙村老人的担忧“以前就惊无船扒,而家系惊无人扒”

  横沙村的扒仔们在珠江边上训练的时候,81岁的老村民谭振华坐在榕树头下正在不远处看着。离开了龙舟近20年的他,每年端午,还是会出来看看珠江水上后生们的动作和面貌。在他身边,还有同一时期的老扒仔,81岁的陈友缘和70岁的黎锦甜。

  “有冇搞错!都未划过标旗就停低,搞乜嘢啊!”远处扒仔们训练时没做到位,谭伯伸长脖子,皱起眉头大声喝道。“家下的后生冇我哋旧阵时咁爱好嘅啦!”旁边陈伯和黎伯不禁摇头叹气。在3人之中,黎伯是最早跳上龙舟的那位,“十六七岁就上船了”,50多年来,黎伯从一名扒仔慢慢历练成为了龙舟上最具灵魂的鼓手。说起那段辉煌,他淡然一笑,“旧阵时D人,除了耕田劳动之外就无娱乐了,每年端午扒龙舟就是一年最热闹的日子!”

  老人家告诉南都记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一条龙舟要七八万元,村里没条件,到了每年端午,村民就会在旧历三月底,去到兄弟村神山南浦,借回一条龙舟供村民齐乐。“嗰阵时真是好大瘾,从神山扒番来,都要扒足一整日。”借回了龙舟,洗净、上油,就正式开扒了。一听说龙舟回来,村里的男丁都迫不及待地拿桡上船。点点龙舟鼓,更是让学堂里的细路心都飞了出来,连课都不上,逃学到岸边一起呐喊“嘿哟嘿”!

  “那时一条可以承载80多人的传统龙,随随便便都有100多200人拥过来扒,不少人还担心没得扒。”陈伯想起当年的情景,仍然激情十足,他告诉记者,当年村民们扒龙舟的热情真的很高涨,“那时扒龙舟好朴素,衫裤不一,也不像现在每天练完船后,还有公家饭吃。那时每个人都是自带粮食自发参加的,有米带米,有瓜菜带瓜菜,然后大锅饭当龙船饭,个个都好带劲。”

  谭伯说,旧时D人做劳动又担又抬,出大力流大汗,个个都大大只只,“虽然扒完龙舟,都会一身都散晒,但训瞓醒第二日就无事了。唔似而家D后生嫌辛苦了。”说起如今村里后生一辈扒龙舟,老人们还是会叹息不如从前,“现在娱乐多了,玩手机、打游戏,都分散了后生的精力;况且现在后生也没有以前劳动强度大。对于不少人来说,这么大运动量还是会吃不消,怕辛苦。以前就惊无船扒,而家系惊无人扒。”据透露,现在村里组织扒龙船,还会给出不错的待遇,除了有一定补贴外,每次训练完毕都会提供丰盛的龙船饭。

  荔湾年轻人的跨村组合“村里的长辈们,没有正式表态过”

  对于龙船活动上瘾,似乎并不只是局限于老一辈。来自泮塘村的阿华说,“早些年还在读书时,一到端午就坐不住了。听到锣鼓声,跑得比谁都快。为了扒龙船,中考都弃考了。回家被我爸大骂了一顿。”过去一直跟着村里的长辈们四处游龙探亲,直到去年,阿华终于盼来了属于自己村里的青年龙舟队。

  这个由70-90后青壮年组成的队伍,大多数人员来自于村里的舞狮队。“盼青年队盼了快十年了,但村里的长辈们一直没有点头,觉得我们那时还太年轻,怕是我们会留下‘苏州屎’(粤语意思:烂摊子)让他们收拾。”村民阿华如是说。“组队一方面是兴趣爱好,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继承这个传统。”青年队负责人李世光表示,组成队伍至今,并未参与任何的比赛项目,但队员们并未因此而中断练习。队伍里的成员,除了自己村的村民,还有来自坑口等其他地方的老表们。

  和过去不同,如今的龙舟活动,不再局限于自己村里的活动,而是打破了地域性,成为了跨界限的组合。成立已有三年时间的石围塘青联龙舟队,由荔湾石围塘地区的山村、新基村以及郭村,三个不同村的青年人组成。“很早的时候就希望可以成立一个村里的青年队,但村里的长辈们对这个事情并没有正式表态过。”作为长老级人物,早些年,受到“广州传统龙舟促进协会”的影响,阿聪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合伙买下了一条二手的国际标准龙舟。

  很快他们在村里组成了第一个青年队。起名为“广州市青年联合龙舟队”,阿聪回忆,那时广州市内大概只有10来个青年队,大家热衷于用龙舟交流,不时会参加周边一些小型的龙舟赛。“那时青年龙舟队相对比较少。”随着标准龙逐渐被龙舟爱好者们所熟知,越来越多的青年组成了自己的龙舟队,发展至今,“全市估计有超过100个的青年队了。”在阿聪看来,如今正处于青年龙舟队的鼎盛期。

  石牌青年龙舟队的疯狂“约扒”“先保护传统,再试新发展”

  “只是初一到初五才有机会扒龙船,不够过瘾啊!”石牌青年龙舟队的都是石牌村村民,自小接触龙舟。他们都是上班族,当中有城管,有设计师,也有自己做生意的。在他们眼中,龙舟不仅仅是端午的传统活动,而且是一种日常锻炼的运动。

  80后肥添是队里的最新成员,今年3月才加入。他告诉记者,以前工作太忙,曾试过一整周没有回过家。通过龙舟运动,他减掉了25公斤,队友们都叫他“励志哥”。细斌是龙舟队的90后小鲜肉,但他也是队里首批成员。他们都希望,通过队员们的带动,能有更多新一代石牌人加入进来,让龙舟传统活动得以传承。

  每逢周二、周四,不论冬夏,他们都会集中在石榴岗的龙船基地“约扒”。六七月份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比赛都集中在这段时间,他们训练便更为疯狂,“几乎天天都来”。两年来,他们参加了不少赛事,有岭南学院M BA校友龙舟联谊赛、广佛龙舟邀请赛、惠州国际龙舟邀请赛等。虽然成绩“麻麻地”,但丝毫未打击队员们对龙舟的热情。曾教练是退役的专业扒仔,现在是队里的技术指导。他笑称,扒龙舟的技术要领起码要三年才能巩固,石牌青年龙舟队还是个“小baby”,“慢慢来吧,花时间练,会有好成绩的。”

  上周六,海安路与海居路附近涌边,石牌青年龙舟队20多名队员聚在树荫下商量着事情。他们的标准龙和村里的传统龙,并排躺在旁边的石牌涌上。今年端午,他们打算让队里的标准龙也跟村里的传统龙舟到处探亲访友,热闹热闹。如果召集到20人左右,就可以成行。虽然目前队中有将近40位成员,但最后也凑不够20人出船。“因为端午正日才放假,队员初一到初四还要上班。就算不用上班,我们很多队员都是村里传统龙的骨干成员,要回去当扒仔,分不开身。还是传统摆在第一位,再尝试新发展。”虽然最后不能成行,但队员们都表示理解。“毕竟我们是自发的,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谁也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90后黄埔龙的划船技术研究研究划船技术会依靠网络,平时健身加强力量

  “他们已经赛龙标(标准龙)有一个月了,经常都见到他们在玩。”循声而望,龙船上的小伙子们穿着清一色的橙色醒目运动服,在新洲渔民新村村民印象中,这条标龙一个月以来经常出现,是不少人所熟知的“90后黄埔龙”。

  “队里80%是90后,最大的87年,最小的才读初三。”长得壮实的李伟能今年刚从部队退伍归来,虽然是1993年出生的人,在队伍里居然也算是个“中年人”了。阿能透露,龙舟队组建于5年前,目前共有30人,早期以80后的黄埔村年轻人为主,慢慢地来了一大批包括自己在内的90后。

  和阿能同样是今年新丁的,还有一个2000年出生的卢家豪,正就读于黄埔中学初三,是龙舟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位。也因为如此,队友们给了他“大佬”这一称号。虽是今年首次加盟“90后黄埔龙”,3年前,还在就读6年级的他便在亲戚的带领下扒了第一次的龙舟,“我觉得很好玩,那次之后我就每年都玩了,像上了瘾一样。这几年,6月份听到锣鼓响了就兴奋!打心底里喜欢。”

  13年的跨度形成了这个年轻龙舟队的光谱,光谱下的年轻人有着中年人不具备的特质。这帮小伙子训练中喜欢泼水玩耍,要研究划船技术的时候会依靠网络,什么新的船体船桨材质,独木舟的划法有没有可能引进到龙舟里面来……平时会健身以加强力量,“世界级高手可以一秒划3桨,我们现在已经尽力一秒能划到2桨的水平。”龙船头头“老陈”这样说。

  “90后黄埔龙”由黄埔村民叶伟民出资赞助,会参与到广州主流的龙舟活动中。队员全部来自黄埔、石碁和渔民新村,主要活动范围在黄埔涌、黄埔古港码头等地。每到周末、周日下午4时后训练大约2小时。

  观察

  传承的疑惑

  作为早期成立青年队的成员之一,来自山村的阿聪介绍,目前,队伍的成员组成还算相对稳定,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有人走了,没人来”。虽然中断练习的成员,大多数因为工作忙碌,或是家庭等不再继续。但在阿聪看来,虽然每年端午例牌会有不少活动,但依旧缺少了氛围让大家得以坚持训练下去。“现在,除了参与广州市内的龙舟赛,就只剩下广州传统龙船协会组织的‘广佛友谊赛’。”

  “佛山等地会举办不少的龙舟赛事,大家的参与度非常高,也激发了不少的年轻人的积极性。”阿聪表示,自己所在的区域,今年原本计划不起龙,但为了顺应节日气氛,村里的传统龙船最终得以重见天日,但今年龙舟赛,仅以游龙项目为主,“像猎德这类大村,村里的龙船多,外出参与的比赛也多,村民自然参与度也会提高。”

  南都记者走访了解,最近两年,区域内的龙舟赛事逐渐停办,纵观龙舟赛期间的活动,多数以自己村里举办的为主。在阿聪看来,虽然青年队已经达到了一个百花齐放的阶段,但还需要氛围来维持,例如多一些比赛项目让青年人有更多机会参与,而不仅仅是在自家门口的河涌上拿冠军。毕竟世界那么大,“很多人都想出去看一看。”

  石牌村老人也说,村里8条传统龙舟分归不同队社所有。“要认清楚自己队社条船,系自己人先好上去。”按照传统,初一到初五扒龙舟外出探亲时,各个队社的村民要对号入座。在阿豪看来,对号入座这种传统也不是坏事。“大家都是同个片区的,相互之间比较熟悉,扒起来气氛更好,玩得更尽兴。”而现在成立了石牌青年龙舟队,成员都是来自不同队社的爱龙之人,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各个队社村民的沟通交流。“我们欢迎任何石牌村人加入,不论男女,不论肥瘦,喜欢龙舟的就行。”


  而在端午正日的横沙龙船景上,村里还特意组织回上世纪70年代以前扒龙舟的元老级人马重出江湖,组成了一支平均年龄超过70岁的最老龙舟队,带领年轻一辈游江,邀请兄弟村到来。招祖成说,“除了一些身体不适的老人我们不建议上船外,其他一些老一辈我们都有发邀请。”不过这支最老龙舟队并不打算事先下水训练,而会在端午当日直接亮相。“他们的出场并非竞渡,只是意思性地带着后生领扒,就是相当于‘传帮带’了。”

  策划:

  陈实 卫志凌

  统筹:

  南都记者 郑雨楠

  采写:南都记者 夏嘉雯 李健 郑雨楠 任磊斌

  摄影:南都记者 高贵彬

  作者:梁炜培

netease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